banner
迷魂药多少钱

冷语,言语里尽是警告

来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时间:2018-04-04 08:40 人气:

冷语,言语里尽是警告,“我的事情,你别再掺和。”
 
    “如果我一定要呢?”陆良锋欠扁地说,“你知道,从小到大我最大、坚持时间最久的兴趣爱好就是,让你什么都得不到。不管是爸妈的爱,还是小白姐的爱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尽管试试,对你没什么好处的。”陆良鋭拿著喝的准备上楼去。
 
    陆良锋用白瓷勺子扬著热汤,他说,“对我有没有好处不重要,对你有坏处就行,你知道的,我专爱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做吧。”
 
    “哥。”陆良锋已经有些年,没这样叫过陆良鋭了,每次这样叫的时候,就觉得自己还像是那个想跟著哥哥一起玩耍腻著哥哥的小屁孩,“小白姐离婚了。”
 
    果然陆良鋭立刻就停住脚步,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 
    “有半个月,我今天刚接她和孩子回A市。”陆良锋说,“她暂时不想回家,瞒著爸妈和叔叔阿姨,我给她找了个房子暂住,你要不要过去看看她?”
 
    陆良鋭应该是想了挺久,最终,他缓缓却是肯定地摇头,“不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?怕楼上的女人不高兴吗?小白姐就算和你没成,她还是家里的一份子,你不该去看看她吗?”陆良锋心烦气躁地说,“她状态不太好,我想,你去劝劝她,可能更有用。”
 
    陆良鋭的话听著就很敷衍,而且是急著结束这些对话,“过段时间再去看她,替我问好。”
 
    陆良锋看著陆良鋭,他恨得牙痒痒,“你连去看看她都不肯吗?明明是我们两个的错误,为什么最后背黑锅的只有她一个人,赎罪的是我一个人?你已经痊愈能爱上其他人了吗?你别忘了,小白姐现在这样,一大半原因是因为你的懦弱。”
 
    如果陆良锋不提当年的事情,陆良鋭看到他,还能念起一些一起长大的亲情,如果他提了,陆良鋭就有一种弄死这个人的冲动。
 
    陆良锋看到陆良鋭眼睛里燃著的火苗,他反而能笑出来,如果陆良鋭听到过去的事情还能那么淡定,才是让陆良锋觉得真的可怕。“哥,别掩饰了。听妈说她改的名字叫和筱白,和小白姐是同名,你别说你是爱上她之后,才知道她叫这个名字的。”
 
    “这不是重要原因。”陆良鋭说,心里却是一阵虚。
 
    陆良锋明了地点头,“但这个是起因不是吗?和筱白有问过你为什么会注意到她会爱上她吗?你能理直气壮地回答说是因为她特别的名字吗?她会相信吗?”
 
    “你不敢承认,你开始,就是把她当成小白姐的替身。”
买迷情水 买失忆水
    陆良鋭拿著饮品上楼,和筱白正坐在他学生时期的桌子前,正翻著看里面的东西。里面应该都是些收起来的模型和小东西,太久了,陆良鋭没打开过,所以不记得里面到底都有过什么。
 
    “你拿东西也太久了吧。”和筱白回头看他,她的手还放在抽屉里,“陆良鋭,你上学时候,是不是收过可多的情书啊?”
 
    “嗯?”陆良鋭看著和筱白的笑脸,他就是一阵的害怕,害怕她不再对著自己笑了,没仔细想,她的笑为什么有些勉强。
买迷情水 买失忆水
    “诺,这里还有一个。”和筱白扬著给他看,砸舌,“这么多年都不丢,啧啧。”
 
    陆良鋭看了一眼,只看到背面,“不记得什么时候放进去的。”
 
    和筱白凑到眼睛跟前,仔细看,“上面的字迹不太明显了,看不清写的什么了,不过这个图案挺清楚的。”和筱白指著右下角的小图案说,“小兔子?萌系的女孩?你喜欢这挂的?”
 
    “有吗?以前没注意过。”陆良鋭被和筱白指著,才看到,那里刚好有一个图标,遮住了简笔画的兔子,正著看不出来,卡片竖著放才能看出来。
 
    “看来你是记得的嘛!这些小女孩暗戳戳的想法,我以前也有过啊。”和筱白很敏感,这是她一直想改却没能改掉的毛病,“记得就记得呗,就算你说记得,我又不能因为这个和你吵,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 
    和筱白把卡片放回去,买迷情水 买失忆水
她说,“戚,我才不羡慕,这种东西我以前不知道收过多少张,我家里都放不下……”和筱白把抽屉也合上了,她站起来,深呼吸著说,“咱们来挺久了,要不你问问你爸妈还有事儿吗?没事儿我们就回去吧。”
 
    陆良鋭去楼下,和筱白跟在他后面,门是她关的。
 
    和筱白觉得,自己是嘴贱手欠人也傻。